Question
Updated on
6 Nov 2018

  • Russian
  • Simplified Chinese (China)
Question about Simplified Chinese (China)

请查一下有没有什么不正确的

2016年1月3日
早上6点45分起床。这个房子是没有自来水的。外面涌一条小溪,主人以水龙带把水指向需要的地。主人的儿子用冰冷的水洗碗。至房子到下面是急倾斜。假如人绊一脚,有很小活过来的机会。左边500米的距离可以见到特羅格斯市。
用冰冷的水洗了刷,洗脸。我觉得冷,水的温度大概是0度。早上和晚上所有家人在火炉子(布卡里)前面坐。火炉子用木柴生炉子。家人在森林砍而拾柴。没有许可证就不可以这样做。还可以在特羅格斯市买木柴,一抱柴的价格就是50块努尔特鲁姆。
早上9点我们往特羅格斯市宗寺庙 走去。这个宗寺庙的墙像其他宗寺庙涂饰。我看到一垛墙上的普通画:一只猴子站着在一头大象的背上,猴子上站着一只兔子,兔子上有一只鸟儿,而鸟儿摘下苹果。
拉馬格特森走到我和卡尔馬来,我质问他。
我:多少僧人 始终留在宗寺庙?
拉馬格特森:500个。
我:他们在哪儿躺下睡?
拉馬格特森:僧人在各种地点躺下睡。
我:僧人的年龄范围是什么?
拉馬格特森:从7到70岁。
我:您觉得世界上所有人可不可以变成幸福的?
拉馬格特森:当然可以。
我:为了让人变成幸福的需要做什么?
拉馬格特森:我不知道。
我:可能要帮助人变成或者受幸福的?
拉馬格特森:每个人自己决定这个问题。
我:僧人的组要任务是什么?
拉馬格特森:僧人学法性,教别人,帮忙别人,他们做这种事情为达到寂照。
我:国民幸福总值是什么?
拉馬格特森:这个词我听说过。国民幸福总值帮助我们国家的人过和平的生活。
我:您可以仔细解释国民幸福总值吗?
拉馬格特森:我知道一些有关国民幸福总值的,却不可以解释一下。
我:不丹王国人口之间有百分之多少自己觉得是幸福的?
拉馬格特森:我觉得大概是百分之七十八十。(他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情况是什么。)
我:怎么可以让其他人变成幸福的?
拉馬格特森:必须意识到妨碍人变成幸福的原因。必须研究而帮助他。
我:比如说,我特别想车辆,却没有它而不幸的。您可以帮忙我吗?
拉馬格特森:对我来说,我认为精神财富比什么都重要。食物和住所也是重要的。重要的是教人当幸福的。
我:您可以教我当幸福的人吗?
拉馬格特森:这个取决于现有愿望而控制她们的能力。需要除掉5个愿望,才能变成幸福的。痛苦来自愿望。必须保持愿望和现有的平衡。
我:有的家庭食物不够而住所也不太好。怎么帮助他们?
拉馬格特森:如果我可以帮助他们,我肯定帮助。
我:您觉得地球的起源是什么,谁创造地球?
拉馬格特森:不知道。谁而为什么创造地球、这些问题很难回答。
我:不丹王国僧人的总数是什么?
拉馬格特森:不知道。
我:寺庙有没有电视机?
拉馬格特森:寺庙几乎没有电视机,我却知道一些僧人有电视机。
我:他们受允许吗?
拉馬格特森:到现在没有说什么。现在在一间大房间里有一个电视机。一天允许开至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电视机。
我:您当僧人几年?
拉馬格特森:已经是30几年。
我:什么宗寺庙里的任务有您负责?
拉馬格特森:宗寺庙里的一间坐堂的全整理由我负责。
我:您知不知道您的生活需要什么、僧侣生活有多大的重要性?
拉馬格特森:我不知道为什么出生了。出生以后可以选择你想当什么样的人。上辈子确定人的羯磨。有很多事情取决于家庭而父母。有些小孩子对禁欲生活没有什么兴趣。
我:多少僧人离开了宗寺庙?
拉馬格特森:正确的数量我不知道。
我:假如人决定离开寺庙,您对他生气吗?
拉馬格特森:全然不生。
我:管理僧人领取工资吗?
拉馬格特森:对,负责什么样事情的僧人领取工资,每月取得大概三四千快努尔特鲁姆。

短记:
*Michop - 不,否
*Mitup – 对,是
*再见 – Lok dzeum (廖克傑穆)

从第二楼我跟卡尔馬走到别的院子里。在别的院子里和拉馬尼杜普认识。拉馬尼杜普是不断笑眯眯的老人。我们与他合影,尼杜普感兴趣地看数码相机屏幕 上的图像。
我们进入了坐堂。两位 僧人把黄油分装几十“黄油土地”(可以放入许多蜡烛 的专业烛台)。
上午11点30分。成年人在山坡上打庫魯。庫魯就是具有尾翼而金属的尖的投枪。为了打庫魯需要两个队,每个队包括四五个人。不丹王国境内打着庫魯的队员不得不穿国袍,也称为戈袍。两个没有穿戈袍的人帮助投者、把庫魯传而带来。以为帮助队员的人带大而非常锐刀,也称为帕丹。帕丹的价格高于850块努尔特鲁姆。带着刀的人告诉我他总是以防万一带它,比如在森林要砍柴或切肉。
中午。我同卡尔馬进入个咖啡馆。里面有些教师而学生。首先我们只想喝水,留在那里不长时间以后,我们决定订些饭菜。卡尔馬订了拉蒂,我却订了米饭,牛排而热水。
12点45分。吃饭以后我们回来了卡尔馬叔叔的家、换了衣服。叔叔开了车带我们第二不丹国王宫广场中心。
下午2点半搭顺风车去金加拉普滕市,约定给开车人600块努尔特鲁姆。途中需要的时间是一个小时。我们去的地方有一所尼寺。我们打算请让我们留在尼寺过一夜。我有很多问题。女孩为什么做出设计啊染衣的决定、她们有什么样的生活习惯 等等。我们从水力发电站工人的殖民地 旁边驶过。.卡尔馬提示水力发电站的所有工人的领到工资是非常好的。平均工资就是18千块努尔特鲁姆,司机领到的工资就是25千块努尔特鲁姆。



短记
*帕丹 (Patan,不丹王国的刀) - 850
*坦卡 (Thanka,不但王国寺院墙上的各种颜色的画儿) - 1500
*柠檬香草 - 150
*生死 (Siba kharko – samsara) – 2 千.
*Nfrseng chongdruk – 4 masks
*Tiger/srow lion/garuda/dragon -2т. 5-6 т.
*河对岸是扎什伦坐堂。


下午4点20分。我们到达尼寺,走到尼寺土地。迎面朝我们走过一位年轻卡尔馬伊舍萬莫尼姑,跟她谈话:
我:你在寺庙已过了几年?
尼姑:我12岁了开始住在寺庙。我今年17岁了,也就是说我在这儿已过了5年。
我:你为什么界定当个尼姑?
尼姑:正确的原因我也不知道,完成10级的血液而削发为僧。
我:附近几年有没有什么计划?你先留在寺庙多少时间?
尼姑:我认为附近3年我将住在这儿、离开寺庙以后要做什么我还不知道。
我:你有没有宿愿、人生目标?
尼姑:以前我有当尼姑的宿愿。为了理想法性的基础必须7年的学习、然后一年的禅坐 —— 小级。禅坐成功了的话允许陷入第二级沉思 —— 中级。
我:你觉得不丹国王具有多少幸福的人?
尼姑:我觉得不少于百分之90。
我:有没有什么娱乐?
尼姑:有一台共同的电视机,每个星期日跟其他尼姑一起看一些节目。
原来卡尔馬伊舍萬莫现在陷入第一级沉思。大概日程是这样的:
上午至3点到6点 —— 法会、唱颂咒语;
上午至9点到11点 —— 禅坐;
上午至11点到12点 —— 午饭;
上午至12点到下午1点 ——休息;
下午至1点到3点 —— 在小室打坐;
下午至3点到5点 —— 寺庙的法会;
下午至5点半 —— 跟尼姑一起吃晚饭;
下午至7点到9点 —— 法会
下午至9点 —— 在小房一个人躺下睡觉;

小室有8个再分别房间打坐的人。小室处于森林里。卡尔馬伊舍萬莫允许我们去看小室。我们走了不远的遥。我们进入小时的厨房,里面有个做饭的姑娘。问她做什么饭,他回答:“咖喱饭”。卡尔馬伊舍萬莫带我们3年级沉思的小室。我们在那儿见面位29岁了的尼姑,跟他谈话,原来她的名字是昆曾波德诺。她表示、她14岁决定削发为僧,当时她对寺庙没有什么认情、渐渐地开始意识到它的概念而喜爱它。还有与昆曾波德诺的小对话:
我:你认为不丹国王的所有人是幸福的吗?
昆曾波德诺:我知道我们国王所有的人是幸福的。
我:你听说过国民幸福总值这个词吗?
昆曾波德诺:国民幸福总值就是国民幸福总值的指标。国民幸福总值教人相处而让自己变成幸福的人。
我:对你来说,更重要帮助男士还是女士?
昆曾波德诺:没有什么差。你可以帮助人,也可以帮助动物。我喜爱法教的原因就是他教我们通过支持群生寻找幸福的生活。
我:你可以看到男士之间美丽的不同吗?
昆曾波德诺:当然,男人都是不一样。
我:你的家庭是什么样的?
昆曾波德诺:我今年29岁了。我有父母,弟兄而姐妹。
我:为什么尼姑都有短发吗?
昆曾波德诺:我们剪发是为了不引诱男人、不花时间来打扮、打坐时不分心等。我们用剃头刀来剪头发。
我们从小室回来寺院。我要考虑一下今天我得知了什么事情:寺院旁边有一家里面尼姑打坐的小室。小室旁边有一家一层的平房,平房里有8间。这些间是尼姑禅坐而躺下睡觉的。卡尔馬伊舍萬莫允许我们进入一间房。房间里什么都有:床位、坛子、灯光、热水瓶、厚被子、公用厨房。
寺院土域中是一座具有天然的山洞的盘石。晚上尼姑通常在这座盘石打坐。
我们进入了70个尼姑在地板上坐着的房间。一切尼姑前面有盘子,两位尼姑把咖喱饭摆在盘里。开始吃饭以前,大家齐声地发出两次的咒语。我跟卡尔馬叫请在客休室吃干饭。他们给我们吃点红米而三种咖喱。到寺院参访的时候,我们书中在卡尔馬伊舍萬莫和乔宁的照顾之下。去我们由请住一夜的民宿的时候,我们顺路进入了7位同样年龄的尼姑一起合住的房间。她们非常愉快并对我们热情。我问她们:“你们为什么削发为僧?” 她们回答:“我们想了解法性,不想住在生死中。我们想帮助别人,想达到菩提心”。对男人来说,她们内有什么兴趣。
晚上我们带着电脑去寺院的图书馆。在里面有10-12个女人。我给他们看从珠峰上流送、2008年考察不丹国王、开双体船 的环球航行的图片。女孩儿特别高兴,他们都喜欢我说的话而我放映 的电影片。她们叫我“阿帕多勒吉德鲁克帕”。告别以前,我们拍了集体照片。
回来了我们房间。洗澡了以后,我感到无上幸福。
下午9点。该睡觉吧。
2016年1月4日
好多时间睡不着了,是因为我冻了。我跟卡尔馬在同房间住。除了我们,具有几个房间的民宿里一个人也没有。我们俩因上午5点突然发生的晃动 睡醒了。我以为晃动的原因是大风,原来是地震。
上午6点半。起床,洗澡而把戈国袍穿上。
上午7点10分。我们准备好了。我发现今天的日出时美妙的。
上午7点20分。往上走。顺路我们遇见卡尔馬伊舍萬莫,她陪我们去餐室 。米饭、咖喱、抛饼、奶油、奶酪都由放在桌子上。快速地吃了饭。
上午7点半。尼姑正在祈祷。50个人在毯子 上坐,每个人前边有用宗喀语写的咒语的本笔记本。尼姑又说,又合唱。有时候可以听到两个鼓 、两个管乐器和铃铛 的声音。有的尼姑在手里有法器:两个女人拿着小钟、还有两个拿着 独钴、最后两个拿着小鼓。每个10分钟她们配合主要的乐器。我们不可以在佛堂里照像。20分钟以后我请他们停止祈祷而出去外面。大家一起拍照片而视频。拍摄视频以前我表示了愿意让尼姑齐声地口诵:“不丹国王——俄罗斯——友谊!”,她们同意了。排演好了以后,我们叫着“不丹国王——俄罗斯——友谊!”有照像了。告别卡尔馬伊舍萬莫。他是只17岁了的可爱女孩儿。她聪明,关心的。她的生命价值就是好事和仁爱。我们再绕着寺院的地区走。尼姑打扫而清理垃圾。寺院的地区完全干净。我背起背包。我们往特羅格斯市步行去2f个公里。
上午9点半。我们打算找便车。5分钟以后我们在往特羅格斯市去的印度跨界休旅车马辛德拉坐。路面有很大的问题,所以只好颠簸着走25个公里距离的路。
上午10点20分。我们打到了特羅格斯市。太阳酷烈地晒了我们。我们要去布姆唐省。徒步旅行是一种非常不方便的方法。出租车司机想让我们找到不加我们两个人。他们说汽车只有4f个给他们500块努尔特鲁姆的人才能行使。卡尔馬给司机提出我们两个人总算付600-700块就行。我们期望。附近一个帅不丹人陪两个新加坡女人走过了。原来他们去布姆唐省、绝对带我们。
上午11点半我们意识到了我们浪费时间。卡尔馬陪个男人去找出租车。商务车马鲁蒂铃木来了。我们跟司机去汽车加油站。一公升汽油的价格就是45块努尔特鲁姆。从汽车加油站我们达到了到布姆唐省的路。送砂砾的卡车把路隔开了。不丹工人从车身用铲子把砂砾掏出 。
上午12点10分。我们等待卡车形式而开路。它一点儿也不行动,卡车司机告诉我们卡车坏了。上午12f点25分我们回来,是因为没有别的想布姆唐省的路。上午12点半我们又在特羅格斯市广场。我们花了大概4个小时来找运输 。
下午1点20分钟我们又找到了第一个司机、打算再试一试开过去。
下午1点2半我们打到一段积极路面修补的地。行驶山上的挖土机把石头撒在路面上,所以我们只好等别的挖土机打扫路道。
下午2点半。达到了高3425里尺的山口呦同拉。雪覆盖着登山。离开登山以后,我们发现雪还覆盖着路面。司机特别小心的、用第一挡转速开车。


下午2点半。我们望下去。汽车以40千米/小时的最高速度行驶。司机平常不超于20-30千米/小时的速度。大约在下午4点15分钟我们来了布姆唐省。来了以后,我们就觉得冷。外面的温度大约0度。现在我们需要找到过夜的地方和食物。卡尔马提出去卡勒丘寺院。
我们遇见了僧人、请他放我们在这儿住一夜。他不敢自己邀请我们,所以他叫两个较高级的僧人。他们陪我们到寺院、说有家民宿。先路道通向中心、然后猛然向混凝土的楼梯上升。在楼上我们六我们的背包。我们等着采京僧人找到民俗的钥匙。进入了厨房,里面是霍格帕厨师准备绿色植物来明天做饭。他告诉我们通常有3位厨师做足400个人吃饭的饭菜。现在寺院里只有少于50位僧人,其他的人因为放假回家了。我们在喝奶茶。采京陪我们民宿,我们换衣服。
下午5点 我们往贾卡尔市去。在城市中心逛了街一下。原来中心变成市场。在这里是酒店,饭店,商店等等。卡尔玛告诉我以前的市场是不相配合的、却烧掉了,所以一家建筑物再由建造了。我们进入了商店而买柠檬香草和60块的邮票。我们去饭店、吃了跟中国的猪肉饺子一样的饭菜。我见到了一块以前不认识的奶酪,就想尝一尝、却没有现金。我给卖家提出用笔换奶酪,他同意了。我要下一些奶酪、发现它不可食的。我们回来民宿,原来采京已准备好了房间。房间里有3张床和被子。卫生间在楼道,我发现我们的房间是一个暖和的地方。我们打算明天去看一下布姆唐市,贾卡尔寺院。早上我们打算参与法会。
下午11点。该睡觉吧。

Answers
Read more comments

  • Simplified Chinese (China)
[News] Hey you! The one learning a language!

Share this question
请查一下有没有什么不正确的

2016年1月3日
早上6点45分起床。这个房子是没有自来水的。外面涌一条小溪,主人以水龙带把水指向需要的地。主人的儿子用冰冷的水洗碗。至房子到下面是急倾斜。假如人绊一脚,有很小活过来的机会。左边500米的距离可以见到特羅格斯市。
用冰冷的水洗了刷,洗脸。我觉得冷,水的温度大概是0度。早上和晚上所有家人在火炉子(布卡里)前面坐。火炉子用木柴生炉子。家人在森林砍而拾柴。没有许可证就不可以这样做。还可以在特羅格斯市买木柴,一抱柴的价格就是50块努尔特鲁姆。
早上9点我们往特羅格斯市宗寺庙 走去。这个宗寺庙的墙像其他宗寺庙涂饰。我看到一垛墙上的普通画:一只猴子站着在一头大象的背上,猴子上站着一只兔子,兔子上有一只鸟儿,而鸟儿摘下苹果。
拉馬格特森走到我和卡尔馬来,我质问他。
我:多少僧人 始终留在宗寺庙?
拉馬格特森:500个。
我:他们在哪儿躺下睡?
拉馬格特森:僧人在各种地点躺下睡。
我:僧人的年龄范围是什么?
拉馬格特森:从7到70岁。
我:您觉得世界上所有人可不可以变成幸福的?
拉馬格特森:当然可以。
我:为了让人变成幸福的需要做什么?
拉馬格特森:我不知道。
我:可能要帮助人变成或者受幸福的?
拉馬格特森:每个人自己决定这个问题。
我:僧人的组要任务是什么?
拉馬格特森:僧人学法性,教别人,帮忙别人,他们做这种事情为达到寂照。
我:国民幸福总值是什么?
拉馬格特森:这个词我听说过。国民幸福总值帮助我们国家的人过和平的生活。
我:您可以仔细解释国民幸福总值吗?
拉馬格特森:我知道一些有关国民幸福总值的,却不可以解释一下。
我:不丹王国人口之间有百分之多少自己觉得是幸福的?
拉馬格特森:我觉得大概是百分之七十八十。(他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情况是什么。)
我:怎么可以让其他人变成幸福的?
拉馬格特森:必须意识到妨碍人变成幸福的原因。必须研究而帮助他。
我:比如说,我特别想车辆,却没有它而不幸的。您可以帮忙我吗?
拉馬格特森:对我来说,我认为精神财富比什么都重要。食物和住所也是重要的。重要的是教人当幸福的。
我:您可以教我当幸福的人吗?
拉馬格特森:这个取决于现有愿望而控制她们的能力。需要除掉5个愿望,才能变成幸福的。痛苦来自愿望。必须保持愿望和现有的平衡。
我:有的家庭食物不够而住所也不太好。怎么帮助他们?
拉馬格特森:如果我可以帮助他们,我肯定帮助。
我:您觉得地球的起源是什么,谁创造地球?
拉馬格特森:不知道。谁而为什么创造地球、这些问题很难回答。
我:不丹王国僧人的总数是什么?
拉馬格特森:不知道。
我:寺庙有没有电视机?
拉馬格特森:寺庙几乎没有电视机,我却知道一些僧人有电视机。
我:他们受允许吗?
拉馬格特森:到现在没有说什么。现在在一间大房间里有一个电视机。一天允许开至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电视机。
我:您当僧人几年?
拉馬格特森:已经是30几年。
我:什么宗寺庙里的任务有您负责?
拉馬格特森:宗寺庙里的一间坐堂的全整理由我负责。
我:您知不知道您的生活需要什么、僧侣生活有多大的重要性?
拉馬格特森:我不知道为什么出生了。出生以后可以选择你想当什么样的人。上辈子确定人的羯磨。有很多事情取决于家庭而父母。有些小孩子对禁欲生活没有什么兴趣。
我:多少僧人离开了宗寺庙?
拉馬格特森:正确的数量我不知道。
我:假如人决定离开寺庙,您对他生气吗?
拉馬格特森:全然不生。
我:管理僧人领取工资吗?
拉馬格特森:对,负责什么样事情的僧人领取工资,每月取得大概三四千快努尔特鲁姆。

短记:
*Michop - 不,否
*Mitup – 对,是
*再见 – Lok dzeum (廖克傑穆)

从第二楼我跟卡尔馬走到别的院子里。在别的院子里和拉馬尼杜普认识。拉馬尼杜普是不断笑眯眯的老人。我们与他合影,尼杜普感兴趣地看数码相机屏幕 上的图像。
我们进入了坐堂。两位 僧人把黄油分装几十“黄油土地”(可以放入许多蜡烛 的专业烛台)。
上午11点30分。成年人在山坡上打庫魯。庫魯就是具有尾翼而金属的尖的投枪。为了打庫魯需要两个队,每个队包括四五个人。不丹王国境内打着庫魯的队员不得不穿国袍,也称为戈袍。两个没有穿戈袍的人帮助投者、把庫魯传而带来。以为帮助队员的人带大而非常锐刀,也称为帕丹。帕丹的价格高于850块努尔特鲁姆。带着刀的人告诉我他总是以防万一带它,比如在森林要砍柴或切肉。
中午。我同卡尔馬进入个咖啡馆。里面有些教师而学生。首先我们只想喝水,留在那里不长时间以后,我们决定订些饭菜。卡尔馬订了拉蒂,我却订了米饭,牛排而热水。
12点45分。吃饭以后我们回来了卡尔馬叔叔的家、换了衣服。叔叔开了车带我们第二不丹国王宫广场中心。
下午2点半搭顺风车去金加拉普滕市,约定给开车人600块努尔特鲁姆。途中需要的时间是一个小时。我们去的地方有一所尼寺。我们打算请让我们留在尼寺过一夜。我有很多问题。女孩为什么做出设计啊染衣的决定、她们有什么样的生活习惯 等等。我们从水力发电站工人的殖民地 旁边驶过。.卡尔馬提示水力发电站的所有工人的领到工资是非常好的。平均工资就是18千块努尔特鲁姆,司机领到的工资就是25千块努尔特鲁姆。



短记
*帕丹 (Patan,不丹王国的刀) - 850
*坦卡 (Thanka,不但王国寺院墙上的各种颜色的画儿) - 1500
*柠檬香草 - 150
*生死 (Siba kharko – samsara) – 2 千.
*Nfrseng chongdruk – 4 masks
*Tiger/srow lion/garuda/dragon -2т. 5-6 т.
*河对岸是扎什伦坐堂。

 
下午4点20分。我们到达尼寺,走到尼寺土地。迎面朝我们走过一位年轻卡尔馬伊舍萬莫尼姑,跟她谈话:
我:你在寺庙已过了几年?
尼姑:我12岁了开始住在寺庙。我今年17岁了,也就是说我在这儿已过了5年。
我:你为什么界定当个尼姑?
尼姑:正确的原因我也不知道,完成10级的血液而削发为僧。
我:附近几年有没有什么计划?你先留在寺庙多少时间?
尼姑:我认为附近3年我将住在这儿、离开寺庙以后要做什么我还不知道。
我:你有没有宿愿、人生目标?
尼姑:以前我有当尼姑的宿愿。为了理想法性的基础必须7年的学习、然后一年的禅坐 —— 小级。禅坐成功了的话允许陷入第二级沉思  —— 中级。
我:你觉得不丹国王具有多少幸福的人?
尼姑:我觉得不少于百分之90。
我:有没有什么娱乐?
尼姑:有一台共同的电视机,每个星期日跟其他尼姑一起看一些节目。
原来卡尔馬伊舍萬莫现在陷入第一级沉思。大概日程是这样的:
上午至3点到6点 —— 法会、唱颂咒语;
上午至9点到11点 —— 禅坐;
上午至11点到12点 —— 午饭;
上午至12点到下午1点 ——休息;
下午至1点到3点 —— 在小室打坐;
下午至3点到5点 —— 寺庙的法会;
下午至5点半 —— 跟尼姑一起吃晚饭;
下午至7点到9点 —— 法会
下午至9点 —— 在小房一个人躺下睡觉;

小室有8个再分别房间打坐的人。小室处于森林里。卡尔馬伊舍萬莫允许我们去看小室。我们走了不远的遥。我们进入小时的厨房,里面有个做饭的姑娘。问她做什么饭,他回答:“咖喱饭”。卡尔馬伊舍萬莫带我们3年级沉思的小室。我们在那儿见面位29岁了的尼姑,跟他谈话,原来她的名字是昆曾波德诺。她表示、她14岁决定削发为僧,当时她对寺庙没有什么认情、渐渐地开始意识到它的概念而喜爱它。还有与昆曾波德诺的小对话:
我:你认为不丹国王的所有人是幸福的吗?
昆曾波德诺:我知道我们国王所有的人是幸福的。
我:你听说过国民幸福总值这个词吗?
昆曾波德诺:国民幸福总值就是国民幸福总值的指标。国民幸福总值教人相处而让自己变成幸福的人。
我:对你来说,更重要帮助男士还是女士?
昆曾波德诺:没有什么差。你可以帮助人,也可以帮助动物。我喜爱法教的原因就是他教我们通过支持群生寻找幸福的生活。
我:你可以看到男士之间美丽的不同吗?
昆曾波德诺:当然,男人都是不一样。
我:你的家庭是什么样的?
昆曾波德诺:我今年29岁了。我有父母,弟兄而姐妹。
我:为什么尼姑都有短发吗?
昆曾波德诺:我们剪发是为了不引诱男人、不花时间来打扮、打坐时不分心等。我们用剃头刀来剪头发。
我们从小室回来寺院。我要考虑一下今天我得知了什么事情:寺院旁边有一家里面尼姑打坐的小室。小室旁边有一家一层的平房,平房里有8间。这些间是尼姑禅坐而躺下睡觉的。卡尔馬伊舍萬莫允许我们进入一间房。房间里什么都有:床位、坛子、灯光、热水瓶、厚被子、公用厨房。
寺院土域中是一座具有天然的山洞的盘石。晚上尼姑通常在这座盘石打坐。
我们进入了70个尼姑在地板上坐着的房间。一切尼姑前面有盘子,两位尼姑把咖喱饭摆在盘里。开始吃饭以前,大家齐声地发出两次的咒语。我跟卡尔馬叫请在客休室吃干饭。他们给我们吃点红米而三种咖喱。到寺院参访的时候,我们书中在卡尔馬伊舍萬莫和乔宁的照顾之下。去我们由请住一夜的民宿的时候,我们顺路进入了7位同样年龄的尼姑一起合住的房间。她们非常愉快并对我们热情。我问她们:“你们为什么削发为僧?” 她们回答:“我们想了解法性,不想住在生死中。我们想帮助别人,想达到菩提心”。对男人来说,她们内有什么兴趣。
晚上我们带着电脑去寺院的图书馆。在里面有10-12个女人。我给他们看从珠峰上流送、2008年考察不丹国王、开双体船 的环球航行的图片。女孩儿特别高兴,他们都喜欢我说的话而我放映 的电影片。她们叫我“阿帕多勒吉德鲁克帕”。告别以前,我们拍了集体照片。
回来了我们房间。洗澡了以后,我感到无上幸福。
下午9点。该睡觉吧。
2016年1月4日
好多时间睡不着了,是因为我冻了。我跟卡尔馬在同房间住。除了我们,具有几个房间的民宿里一个人也没有。我们俩因上午5点突然发生的晃动 睡醒了。我以为晃动的原因是大风,原来是地震。
上午6点半。起床,洗澡而把戈国袍穿上。
上午7点10分。我们准备好了。我发现今天的日出时美妙的。
上午7点20分。往上走。顺路我们遇见卡尔馬伊舍萬莫,她陪我们去餐室 。米饭、咖喱、抛饼、奶油、奶酪都由放在桌子上。快速地吃了饭。
上午7点半。尼姑正在祈祷。50个人在毯子 上坐,每个人前边有用宗喀语写的咒语的本笔记本。尼姑又说,又合唱。有时候可以听到两个鼓 、两个管乐器和铃铛 的声音。有的尼姑在手里有法器:两个女人拿着小钟、还有两个拿着 独钴、最后两个拿着小鼓。每个10分钟她们配合主要的乐器。我们不可以在佛堂里照像。20分钟以后我请他们停止祈祷而出去外面。大家一起拍照片而视频。拍摄视频以前我表示了愿意让尼姑齐声地口诵:“不丹国王——俄罗斯——友谊!”,她们同意了。排演好了以后,我们叫着“不丹国王——俄罗斯——友谊!”有照像了。告别卡尔馬伊舍萬莫。他是只17岁了的可爱女孩儿。她聪明,关心的。她的生命价值就是好事和仁爱。我们再绕着寺院的地区走。尼姑打扫而清理垃圾。寺院的地区完全干净。我背起背包。我们往特羅格斯市步行去2f个公里。
上午9点半。我们打算找便车。5分钟以后我们在往特羅格斯市去的印度跨界休旅车马辛德拉坐。路面有很大的问题,所以只好颠簸着走25个公里距离的路。
上午10点20分。我们打到了特羅格斯市。太阳酷烈地晒了我们。我们要去布姆唐省。徒步旅行是一种非常不方便的方法。出租车司机想让我们找到不加我们两个人。他们说汽车只有4f个给他们500块努尔特鲁姆的人才能行使。卡尔馬给司机提出我们两个人总算付600-700块就行。我们期望。附近一个帅不丹人陪两个新加坡女人走过了。原来他们去布姆唐省、绝对带我们。
上午11点半我们意识到了我们浪费时间。卡尔馬陪个男人去找出租车。商务车马鲁蒂铃木来了。我们跟司机去汽车加油站。一公升汽油的价格就是45块努尔特鲁姆。从汽车加油站我们达到了到布姆唐省的路。送砂砾的卡车把路隔开了。不丹工人从车身用铲子把砂砾掏出 。
上午12点10分。我们等待卡车形式而开路。它一点儿也不行动,卡车司机告诉我们卡车坏了。上午12f点25分我们回来,是因为没有别的想布姆唐省的路。上午12点半我们又在特羅格斯市广场。我们花了大概4个小时来找运输 。
下午1点20分钟我们又找到了第一个司机、打算再试一试开过去。
下午1点2半我们打到一段积极路面修补的地。行驶山上的挖土机把石头撒在路面上,所以我们只好等别的挖土机打扫路道。
下午2点半。达到了高3425里尺的山口呦同拉。雪覆盖着登山。离开登山以后,我们发现雪还覆盖着路面。司机特别小心的、用第一挡转速开车。


下午2点半。我们望下去。汽车以40千米/小时的最高速度行驶。司机平常不超于20-30千米/小时的速度。大约在下午4点15分钟我们来了布姆唐省。来了以后,我们就觉得冷。外面的温度大约0度。现在我们需要找到过夜的地方和食物。卡尔马提出去卡勒丘寺院。
我们遇见了僧人、请他放我们在这儿住一夜。他不敢自己邀请我们,所以他叫两个较高级的僧人。他们陪我们到寺院、说有家民宿。先路道通向中心、然后猛然向混凝土的楼梯上升。在楼上我们六我们的背包。我们等着采京僧人找到民俗的钥匙。进入了厨房,里面是霍格帕厨师准备绿色植物来明天做饭。他告诉我们通常有3位厨师做足400个人吃饭的饭菜。现在寺院里只有少于50位僧人,其他的人因为放假回家了。我们在喝奶茶。采京陪我们民宿,我们换衣服。
 下午5点 我们往贾卡尔市去。在城市中心逛了街一下。原来中心变成市场。在这里是酒店,饭店,商店等等。卡尔玛告诉我以前的市场是不相配合的、却烧掉了,所以一家建筑物再由建造了。我们进入了商店而买柠檬香草和60块的邮票。我们去饭店、吃了跟中国的猪肉饺子一样的饭菜。我见到了一块以前不认识的奶酪,就想尝一尝、却没有现金。我给卖家提出用笔换奶酪,他同意了。我要下一些奶酪、发现它不可食的。我们回来民宿,原来采京已准备好了房间。房间里有3张床和被子。卫生间在楼道,我发现我们的房间是一个暖和的地方。我们打算明天去看一下布姆唐市,贾卡尔寺院。早上我们打算参与法会。
下午11点。该睡觉吧。
Related questions
Recommended Questions
Topic Questions
Newest Questions
Previous question/ Next question